cmd体育论坛_cmd体育官网▎官方平台

图片

苏长龙:百姓最贴心的“灭火队长”

发布时间:2015-06-02 09:16:52    作者:刘彬    来源:

【“辽宁好人”在司法】

   他做的事都是很不起眼的小事,
  却是需要用心去做才能做好的实事;
  他做的事都是老百姓心里的大事,
  却是付出最多,回报最少的苦事;
  他做的事,都是该他做的分内事,
  却是需要数年如一日,坚持做的难事;
  他是普通人,默默吐露爱的芬芳,
  他是时代的英雄,呵护了一方天地的安宁平静

  【心语】

  我今年58岁了,虽然快要到退休年龄,但我不能放松严格要求自己。新的形势对调解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我要紧跟时代步伐,创新调解工作方法,不断提高调解水平,做和谐的天使,为建设好家乡作出新的贡献。
  ――苏长龙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?荣誉榜?   
        苏长龙领导的调委会2010年被司法部评为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,苏长龙自己也在2013年被省司法厅授予全省“优秀人民调解员”荣誉称号。2014年,他还被铁岭市司法局评为最美人民调解员。
  苏长龙是开原市李家台司法所所长,李家台镇十分偏远,采访团一行从早上7点从沈阳出发,下高速后到开原,又一路穿村过镇,直到近11点才到了镇上。虽然早已经打了招呼,但苏长龙却没有在司法所里,他去处理手头的一起纠纷去了。
  在等待时,记者和苏长龙周围的领导、同事们聊了起来。说起他,周围人都很熟悉。早在1988年,他就是镇上司法所的法律工作者了,这些年来,他还干过计生办主任、审计所所长、农机站站长、水利站站长……到2000年,仿佛人生画了一个圆,他又干起了司法的老本行,当了司法所所长。他是苏长龙,是一名普通的镇司法所所长,长期战斗在基层司法所一线,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。
  苏长龙调解的故事很多,基本哪里有“干仗冒烟”的事儿,他很快就能及时赶到,大家说他就是百姓贴心的“灭火队长”。说话间,苏长龙回来了,风风火火的样子,很难看出他还是一名身患股骨头坏死的病人。说起这些年精彩的调解故事,苏长龙打开了话匣子。
  为百姓维护权益,他冲在前头
  2012年冬天,李家台镇柞子沟村的王某,在陕西省承包了一处煤矿,并从李家台镇雇了27人去矿上干活。王某是个二包工头,他带着乡亲是奔着劳动致富的念头去的,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,2013年底第一包工头把钱卷跑了,去干活的27人被欠工资总额高达108万元,王某给不上,这些干活人的家属就找到了苏长龙,看有什么办法能追回这笔钱。苏长龙说:“你们别上火,我向市法律援助中心求助,帮助解决这个问题。”2013年12月8日,苏长龙和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同志专程去陕西省王某所在的煤矿,找到了王某追讨农民工的工钱。经过苏长龙连续几天做王某的思想工作,王某终于下了决心,通过贷款给民工支付了70%的工资,也就是75.6万元。剩余的32.4万元王某也答应于2014年6月30日前付完,并打了欠条。2014年6月18日,王某已付清了所有的工钱。农民工们激动万分,最令他们感概的是,苏长龙帮助农民工维权时,都是免费帮忙。
  为家长里短评理,他不嫌繁琐
  这些年,苏长龙做的最多的就是调解村民之间家长里短的矛盾纠纷。
  俗话说,清官难断家务事,可是,苏长龙硬是把村民王老汉的家务事给捋明白了。
  2014年4月6日,柞子沟村王老汉来到镇调解委员会,向苏长龙求助解决子女赡养问题。原来,老人现年76岁,有两儿四女6个孩子,老伴儿去世后,王老汉手头还有5万多元积蓄,想找一个老伴儿。子女们坚决反对,还说让父亲拿出2.5万元应该属于去世母亲的那份钱子女们分掉。父亲不同意,子女们说,“如果不给我们分钱,也不允许你找老伴儿,不许找保姆,更不要去养老院丢子女的脸。”老人一气之下,找到镇调解委员会。
  苏长龙根据这一情况,逐一找到王老汉的子女,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,对他们讲:“老母亲去世,就剩下这一位父亲,你们要珍惜老人的晚年生活,孝敬父母,给你们的子女做出榜样,你孝敬你们的父母,你们的子女到时候才能孝敬你们。老人的晚年生活怎么办,你们商量一下,一个是去养老院,你们子女共同负担一切,一个是老人到你们任何一家,老人现有钱随身带。”经过反反复复的协商,子女们达成了协议:老人到老儿子家里,由老儿子赡养,一切费用不用其他子女承担。事后,王老汉感动地说:“长龙啊,谢谢你!让我能安度晚年。”
  比这还难调解的家务事,苏长龙处理起来也不在话下。2013年8月,李家台村的媳妇辛某来到镇调解委员会,请求帮助解决她家的纠纷。原来,辛某的丈夫于某不幸病故,辛某领着儿子生活。由于辛某年纪还轻,准备改嫁给万某。可是,辛某的老公公老于听说之后,坚决反对。老人说,如果辛某要改嫁,当初儿子儿媳翻建房屋时占用自己的1.5间房基地的3万元钱就得还回来,否则不允许辛某的意中人万某踏进家门。而万某则扬言,如果老于因为占地的事把他和辛某的婚事搅黄,就把老于“整死”。
  苏长龙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开始分别做三方的思想工作。他首先对老于说:“你儿媳辛某还年轻,后半生不能不嫁。另外她还要带大你的孙子,生活也需要钱,你拿建房占宅基地的钱卡黄人家的婚事,不应该啊。”老于却说,如果辛某不改嫁,自己根本不能要这个钱,她改嫁多少得给点钱,让他心里平衡。苏长龙又做辛某的工作:“为了你和万某的婚事能顺利,让老于心理平衡,花点钱也值得,如果事情解决不好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最后,苏长龙找到万某:“你和辛某能走到一起是缘分,但就于某提出占宅基地的钱也是正常,第一看到了你,他就想到了他的儿子,第二辛某跟你确属改嫁,让他心理能够得到平衡,第三占地款解决了,你可名正言顺和辛某过日子,千万不可有过激行为,第四你和辛某过日子,对老于的孙子一定要像自己儿子一样看待,一家人生活过得才能幸福。”万某听了这些话,感激地说:“我听你的。”就这样,苏长龙让当事人达成了协议:辛某支付给老于房占宅基地款1.2万元,当场兑现;建房占宅基地款付完之后,房子所占的宅基地所有权归辛某和于某所有。双方都高高兴兴签了字按了手印。
  为解开矛盾疙瘩,他全力以赴
  除了家务事,邻里的矛盾苏长龙也能调清楚。
  王皋城村村民王某,在李家台镇买了一套住房,因砌院墙和张某家交界发生了纠纷,两家矛盾逐步激化,几次吵打,找到了镇调委会,苏长龙会同村调解主任到现场了解情况,两家的宅基地使用证都拿不出来。于是,苏长龙只能做两家的思想工作,跟他们讲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,“就因10公分宽的距离,争到自家就能发财吗?你们之间要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,和气生财,这样什么事情都能够解决,你们反思吧!”经过三天的反复调解,两家的关系终于和好如初,双方都被他的调解诚意感动,两家相互让步,砌起了交界墙,为这事,两家多次请苏长龙吃饭,都被他谢绝了。
  农村对婚丧嫁娶之事非常看重,而由此引发的矛盾却最难调解。2008年,中清河村村民何某死亡,按照别人的指点,将坟墓设在南山的松树林边。可是何家不知道这片松林及山地村里已出卖给本村村民文某。文家知道后,坚决不让在自己的林地内埋坟。何家此时没了主意,亡者之子小何手捧骨灰没有地方安放,怎么办呢?再三协商,最后文家答应允许埋在林边,但是三年后必须迁坟。然而,三年后,何家却没有迁坟。文家找不到何家人,于是雇来了抓钩机,将坟周围抓出了一圈大约两米深的沟,只剩一个孤零零的坟丘。何家知道后,认为这是抛坟掘墓,找到了文家,双方要大打出手。村里找到了镇司法所,苏长龙带着司法所的同志奔赴现场,时值盛夏,玉米很高,苏长龙和同志们钻了半天才来到了山脚下。果然看到一个孤坟独立,边沟很深。双方还在争吵,何家扬言事完之后,要找抓钩机司机“算账”。认为这名司机不应什么钱都挣,伤天害理。苏长龙批评了文家的做事太过分,也批评了何家不守承诺,不讲诚信,三年后不迁坟。经过耐心地说服,双方在苏长龙的调解下,达成了协议:一,文家必须在当天把坟周围的沟填平;二,何家必须在一个月把坟迁走;三,何家不许找抓钩机司机算账。事情终于得到了圆满解决,避免了恶性事件的发生。苏长龙记得很清楚,那是一个周日,虽然耽误了正常休息,自己家里的农活也很多,但他却甘之如饴。
  多年来,苏长龙的足迹踏遍了全镇的山山水水,家家户户,守护着一方的平安和谐。
  【周围人眼中的他】
  开原市司法局局长曹玉祥:苏长龙是司法行政战线上的一个老兵,司法所工作涉及到方方面面,他深入最基层,与百姓打交道,是司法所长中的楷模。
  李家台镇党委书记李玉柱:农村矛盾复杂多样,特别是今年到了土地五年一小调的年份,有了新生儿的家庭要分地,家中有人去世的人家要交地,这样的事儿特别得罪人,这些矛盾都是他去化解,他就是“扑火队员”,哪有问题就往哪上,随时冲到第一线。
  李家台镇党委副书记刘祉发:在苏长龙的努力工作下,多年来这里没有一例上访,平时,他矛盾排查勤下基层,把百姓的上访变成了自己的下访,春天的时候就拿着绳子到村子里给有争议的双方量地,不辞辛苦,几十年如一日的付出,他在百姓中树立起了自己的威望,让百姓爱戴信服,他也是我们的骄傲。